主页 > 影视 > 正文

《华灯初上》第二季,凶手究竟是谁?

2022-01-04 12:01 来源: 点击:

《华灯初上》自11月26日在Netflix上线后,很迅速地攻上排行榜冠军。《华灯初上》故事围绕在日式酒店「光」与两位妈妈桑的身上,从一起凶杀命案展开,并藉由剧情推进,慢慢拼凑出死者与众人的关系。由于影集分为三季推出,第一季抛出线索仍难以拼凑真相,也引来众人的「缉凶」,好奇凶手到底是何方神圣?故事又会如何进行?

以下就为大家整理12月30日上线第二季的爆点及结局抛下的震撼弹。

*以下含剧情雷

《华灯初上》第二季开头,即带大家回顾萝丝与苏的初相遇,苏庆怡妈妈带着苏住进萝丝家对面,两人高中也读同一个班级,萝丝对较为内向的苏照顾有加,形影不离的生活,让两人感情更如姐妹般浓厚,也难以想像认识多年的她们,怎么会走到这种局面?

而这条线也有带到,萝丝的前夫吴少强,两人正是在高中认识,在大学后萝丝的一次愤而离家,她与吴少强离开家乡一同打拼。

潘文成因负责这起命案,开始带着团队积极搜索证据并找相关人员问话,被牵涉进来的当然包含「光」酒店的小姐们以及何予恩、江瀚、中村先生等,这些人的说词逐渐拼凑出了苏妈妈遇害的前一晚。

苏妈妈遇害前跟谁接触过?

根据上述众人的说词,「光」的小姐们在苏死前的最后一晚,一起照相留念后,当天留至最后的有苏和萝丝,萝丝表示自己和苏当晚有点争执,原因在于,苏因要前往日本,决定将自己在「光」的股份分给其他小姐们,分别是阿季、百合、雅雅、花子等人,一人握有20%股份,苏此举自然是让萝丝难堪,当萝丝气愤举起桌上烟灰缸想砸向苏时,何予恩现身,并要求两人谈话,萝丝就离开了。

何予恩告知潘文成,他认为萝丝就是凶手,因当时看到烟灰缸一幕,若自己没有及时出声,苏庆仪恐怕就惨遭毒手,且还自爆自己与苏感情之所以告终,是因自己的懦弱,无法承担苏怀孕的事实,感到懊悔万分。

何予恩这条线又衍生出几个小支线,第一是他受到阿季的怂恿,私下跑去找中村先生想告知他苏的黑暗面;第二他受到爱子的怂恿,找上杂志揭露萝丝与苏的情爱纠葛,流言蜚语满天飞,使得「光」生意更为惨淡。

最后,苏前一晚也有与江瀚碰面。先是附近店家告知警察,某个司机在那晚载了一个人,先是从天母到北投、再到新店并回到条通,台风天晚上跑这么多地方令人觉得可疑。

而搭上出租车且穿咖啡风衣的男人,就是江瀚。她与自己写剧本的女主角萧宛柔本来正热恋中,但因写给对方的情书,被影印且寄给众人,特别是电视台的重要投资者范总(他是宛柔的情人)导致事业受到重创,故只能放弃编剧一职,在咖啡厅打工及学校担任话剧社老师。

寄情书重击江瀚事业,是苏的报复,她想要以牙还牙,看到江瀚的心碎。江瀚当晚驱车前往「光」,就是想跟苏问个清楚,但在苏的言语刺激下,他情绪控制不住,并将苏压在墙上说道:

「信不信我杀了你?」

这一幕正好被邻居看到。

子维不是萝丝亲生的?

苏庆仪身亡后,警察找来了与苏庆仪多年未联络的母亲,苏妈妈不同于过往的意气风发,反而一副落魄模样。她觊觎苏所留下的财产,并积极与罗雨侬联络,期望得到好处。

而这条线唯一最重大的资讯是,子维非雨侬和少强的亲生儿子。当初苏妈妈依附的情人朱伯伯,酒后性侵了苏庆仪,苏妈妈因「需要」朱伯伯的金援,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让女儿被性侵,并以勾引自己男人之名,赶苏庆仪离开家。

苏庆仪不幸怀上朱伯伯的小孩,无处可去的她,找上雨侬和少强,原本苏庆仪坚决不要小孩,但雨侬说服少强,两人决定将苏庆仪的小孩当自己小孩,一起抚养他长大成人。在苏妈妈翻女儿物品时,正好看见子维的出生证明,她也找朱伯伯出来告知此事。看来两人后续还会掀起不小风波?

此外,雨侬在这集为了反击杂志的指控,主动上电视澄清,电视报道后的名气,让原本死气沉沉的「光」爆红,生意也好转免于倒闭,而在电视上,雨侬提到当初入狱是因前夫与地下钱庄借钱开公司,但公司倒闭对方卷款潜逃,自己才为前夫顶罪入狱三年。

失踪的毒品在哪里?

上述提到,苏庆仪在赴日本前,精心安排了各种计划,献给自己最爱也最恨的人,江瀚被夺走了最爱的事业,那对于雨侬呢?

苏庆仪到监狱探望自己的「弟弟」马天华时,用纸条跟马天华表示,雨侬正在贩毒,希望他出狱后匿名举报对方。

马天华并非苏庆仪的亲弟,他表示苏庆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且对罗雨侬恨意极深,认为是她夺走苏的性命。

要先提一下,百合与亨利这对鸳鸯大盗,第二季亨利仍在进行他的非法事业,他提到自己有个大能量的朋友在帮忙,而这人就是外表正派的检察官「葛检」(修杰楷饰演)。

剧中,他并没有告知潘文成,就直接拿搜索令调查雨侬的家,因有人举报雨侬家中有毒品。后来,潘文成跟雨侬解释,自己先行搜寻了她的家里,并在苏归还的行李箱发现了两包毒品,明显是苏的计划。

既然这季「葛检」的真面目露出,相信第三季会有更多戏份,或许与凶杀案有关也不一定?

所以凶手可能是谁?

上述堆叠的剧情,原本将凶手矛头指向江瀚,首先是他诡异行踪及和苏的激烈冲突,加上将死者拖至树林抛尸,男人是较有可能的。但当最后一集,江瀚拿起雨侬归还的录音机,本想说些什么,却意外听到一个女声说着:「我不是故意的。」「她死了吗?」

录音也有模糊男声。

而为何会有这段?主要是江瀚被找去警局问话时,曾拿出自己的录音带放在一旁,离开时似乎拿成阿达的录音带。

当江瀚听完录音后,先去育幼院归还用品,并表示自己与雨侬有约,要立刻前往。当他走出育幼院想拦车时,被一台车高速冲撞在地,镜头带到开车的人的眼睛,而很明显就是警察阿达。

「凶手一定不是只有一个人。」

记得潘文成说的吗?逆推一下,当时听到的一男一女的声音,可以想到的组合有两个:一个是花子与阿达;第二个就是毒品鸳鸯亨利与百合。

目前较有可能的是前者,有些人推测,花子对于苏逼自己离开「光」的那些话怀恨在心,且或许自己被彪哥强暴,也与苏有关?而自己心仪的女生被欺负,阿达出面解决似乎也很合理?或是帮忙清理证据?

事实上,影集带到不少花子的诡异之处,首先,花子被警察询问台风天行踪时,说自己很喜欢看海,并没有正面回应,也没有不在场证明;而花子在与雨侬对话时,竟突然开始抽烟,似乎也是一个暗示。而当阿达听到成哥表示自己已经掌握证据,也异常积极,两人似乎隐瞒着什么。

不过以编剧喜爱反转的尿性,这两人或许不是最终的凶手,真凶另有其人也不一定。